二度

只怕看不够你

Asperger syndrome

我的天哪我没想到病梗写的如此感动人 看到文末直接掉眼泪
表白我们森疼这种直击心脏的文风╥﹏╥

森疼:

*


你尚未出现时,我的生命平静,轩昂阔步行走,动辄料事如神。如今惶乱,怯懦,像冰融的春水,一流就流向你,又不知你在何处。




  看文权当消遣




  








“老师好……”




王俊凯正埋首专心观察显微镜下的细胞,闻言并没有收到干扰。易烊千玺打完招呼后便抱着论文实验设计规规矩矩站在一边,入眼是王俊凯白大褂包裹下修长的身形,往下看,裤脚折得平平整整,黑色的牛津皮鞋上不见一点灰尘。




有洁癖,这是易烊千玺的第一想法。




他把目光再往上提,王俊凯转动目镜的手已经松开,人也不再伏在显微镜上,伸手拿起搁在实验台旁边的金边眼镜戴上,目光凌厉地扫过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吸了一口凉气,恭恭敬敬的欠身介绍自己:“老师,我是王教授……”




王俊凯皱着眉,极为不耐烦的打断他:“下次,我在做观察的时候,不要过来打扰我。”




易烊千玺紧紧握着手上的A4纸,笑容僵硬在脸上,瞬间脑袋发懵。




王教授今年只收了两个学生指导毕业论文,其中一个就是曾为学生会主席、获得过国家励志奖学金的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是什么人,学习好,长得好,才艺好,俨然是年级上下热议羡慕的风云人物。此时这位风云人物抱着一腔认真学习钻研的热血来到这里,猝不及防被浇了一盆冷水,冻得整个人血液逆流。


 


易烊千玺愣了有三秒左右,三秒之后他压下脸上窘迫的神色,眼睛瞟到王俊凯穿在白大褂里面的黑色衬衫上紧扣的第一颗扣子,“老师,对不起……”




“去302找Lily,她会告诉你怎么做。”王俊凯毫不给面子地再次打断他,抬头看了眼实验室挂着的钟表,不耐烦地说:“十一点,来找我。”


 


研究所是螺旋状的透明玻璃建筑,上下只有五楼。易烊千玺拾阶而上,脑子里回放着王俊凯刚才的言语神色,还是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王家的血统,放在王教授那边是和蔼亲切,放在王俊凯这边是冷漠严厉。易烊千玺一方面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清楚亲叔侄之间怎么会差这么多,一方面隐隐有些担心毕业论文的实验数据收集不了。


 


找到302,易烊千玺深吸口气敲门。易烊千玺已经做好了准备,做科研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智商碾压常人的优越感,他必须迅速接受,才能顺利完成毕业论文。


 


没想到302里面待着的却不是第二个王俊凯。


 


Lily女士大概三十多岁,圆脸,留着一头微卷的短发,面对工作的时候严肃认真,抬起来看易烊千玺的时候笑容满面。


 


从王俊凯那边过来的易烊千玺大松一口气,他把门关上,再次欠身自我介绍:“Lily老师你好,我是王博安教授的学生,我叫易烊千玺。”




Lily正在做数据录入,她将表格保存,从电脑前站起,向易烊千玺走过去,十分热情地说:“我知道你,王教授亲自打过电话来。我以前也是教授的学生,你不用叫我老师,叫师姐就好了。”


 


易烊千玺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师姐好。”


 


Lily示意易烊千玺在椅子上坐下,接过他手上的实验方案一边翻阅一边问他:“这段时间都不忙吧?”


 


“不忙,”易烊千玺说,“除了写论文没什么事了。”


 


Lily抬头笑了一下,眼神里满是赞赏,“王老师说你的题目特别好,让我们好好带你。你有空就过来,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这个实验涉及的方面正好是Karry的专项……”她想想突然顿了一下,“你见过Karry了吗?”


 


Karry就是刚把他赶过来的王俊凯了……


 


易烊千玺迟疑的点了点头。


 


Lily看着他的神色,顿时了然于心。她哈哈笑了两声,挤了挤眼睛,意味深长地安慰易烊千玺道:“别往心里去,Karry无法感受你的情绪。”


 


天才注定自我。易烊千玺理所当然这样理解。


 


Lily放下手头的工作,带着易烊千玺在研究所参观介绍了一圈。快十一点时,易烊千玺脚步灌铅似的下楼找王俊凯。经过跟Lily师姐的相处,易烊千玺轻松了不少,他在门口调整好心情,挂着两颗梨涡掐点敲响了门。


 


敲了三下,王俊凯说:“进来。”


 


王俊凯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正襟危坐等着易烊千玺的到来。他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易烊千玺在他面前坐下。


 




王俊凯长得极好看,他三十岁左右,衬衫的扣子甚至白大褂的扣子永远扣到第一个,包裹着白皙的脖颈。衣服的力线严丝合缝的贴在他身体的每个关节标志上。头发往后梳着,没有一丝凌乱。金色的眼镜边反射出几道冰冷的光,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凌厉。




他喉结动了动,易烊千玺跟着咽了口口水。




可他皱了皱眉,说的是:“别笑。”




“……”易烊千玺一颗刚活跃起来的少男心又凉了个透。




王俊凯脊背挺立,稍稍往椅背上靠了靠,十分坦然地向面前的年轻学生说明自己的情况,“想必王教授没有告诉你,我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




诧异感使易烊千玺的上身微微前倾。




王俊凯毫不在意他的反应,“具体是什么你可以自己去查。我只告诉你,以后跟我做实验的时候不要有太多的表情和感情,我没有精力附和你。”




易烊千玺已然呆愕住了,他眨了眨眼睛,回忆起大二当学生会主席时负责的一次志愿者活动。




那是去儿童脑瘫医院的爱心志愿服务,医院里有不少自闭症儿童,易烊千玺和他们相处过,叹着气跟那边的负责人聊天。负责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她看着易烊千玺的表情,笑笑,扬扬下巴示意他看坐在一边画画的小男孩。


 


那是正常小孩的模样,除了画画时的神情极为严肃,没看出来有什么病征的表现。易烊千玺转头纳闷地看向负责人,问:“他也是自闭症儿童吗?”




负责人摇摇头,吐出一串术语:“阿斯伯格综合征。他已经七岁了,原本不该住在这里的,但是他的父母一定要把他送过来。”




“为什么?”易烊千玺皱着眉,“这个病比自闭症还严重吗?”




负责人看了他一眼,继而把目光投射在正画着画的小男孩身上,“准确来说,阿斯伯格只是一种综合征而已,算不得上病。”




“那为什么……”




“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




易烊千玺顺着负责人的目光看向小男孩,看他已经放下笔,把自己画的纸张整整齐齐的叠好,收进自己的口袋里。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他原本无表情的脸突然松动了一下,露出一丝笑来。




“看见他笑了吗?”易烊千玺点点头,负责人继续说:“他能笑能哭,可他并不清楚自己哭笑的原因。同样的,他也不明白别人为什么会笑会哭。”




“阿斯伯格无法理解别人的情绪,不懂我们面部表情与肢体语言代表的涵义。他与孤独症最大的区别在于孤独症儿童有自己的小世界,他们不愿意与人接触;阿斯伯格不一样,他们很愿意,但他们做不到。”




时间一长,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能够记住常见的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并对应当赋予的表现进行模仿应对,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而往往到这个程度的时候,阿斯伯格早已被同伴孤立了很久,他们筑起了自己的小堡垒,不再愿意与外界进行联系。


 




易烊千玺再次眨了眨眼,思绪从医院里画着画的小男孩转换到面前干净冷漠的王俊凯身上。




易烊千玺终于明白了Lily女士所说的“他无法感受你的情绪”是什么意思,以及她叮嘱的“一切按照Karry安排的时间来”的涵义。




“没关系的老师,”这一段心思波澜之后,易烊千玺扯了扯嘴角,“您不用附和我。”




“第二件事,”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又闪烁出来的梨涡迟疑了两秒,大概是有些意外,又或许是觉得这个孩子的脸皮有些厚,于是食指敲了敲桌子,继续说:“别叫我老师。”




易烊千玺难得的犯怵了,他小声“那……”了一声,也没那出什么适当的称呼,最后那句呢喃跟他鬓角的一滴汗一起归于实验室的大理石地板上,并没有收到什么回音。




一天还没过完,已经觉得心累的不行了,易烊千玺如是想。




王俊凯看着他满脸无奈的样子,原先的烦躁感竟然莫名其妙舒缓了一点,最后他终于大发慈悲说:“跟其他人一样,叫我Karry。”


 


“好,好!”易烊千玺连忙点头。


 


 






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人对于时间有很精准的要求,他们通常会把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安排在一个固定的时间,一旦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来,他们会烦躁、不安,甚至失控。




研究所每天八点开始工作,七点的时候有人提前开门。王俊凯通常在七点五十的时候打卡,易烊千玺则提前二十分钟七点半开始打扫整理实验室,并替几位老师泡好咖啡,七点五十准时在王俊凯的办公室里等着。


 


这个城市偏爱梧桐,街头巷尾,大学城内,只要是被称之为路的地方,不过五米必定种着一棵梧桐树。




易烊千玺曾听人说这是一段很唯美的爱情故事,那时他走在漫天飞舞的梧桐雨下,一边打喷嚏一边听同学讲那段故事,最后眼泪鼻涕一起流,不知道是被感动的还是被气的。




易烊千玺不爱最美四月天,也不爱唯美梧桐故事,因为他对四月天的梧桐絮过敏。




地铁站到研究所大概有五分钟的路程,每从地铁站里出来的时候,易烊千玺都仿佛如临大敌恨不得戴上防毒面具。因为他就算带了口罩,到达研究所的时候也还是被呛得鼻眼红红。


 




就这样过了几天,王俊凯终于忍不住主动跟易烊千玺聊实验以外的事了。




王俊凯皱着眉,眼神在易烊千玺的脸上扫过一圈:“跟我一起工作你很不开心吗?”




“啊?”易烊千玺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没……没有啊。”




王俊凯又有些不耐烦了,他坐在办公椅上,自下而上地看着易烊千玺:“那你哭什么?”




“我没哭啊!”易烊千玺惊呼。




王俊凯深吸口气,抿了抿嘴,终于还是以仅剩的耐心继续说:“你的眼睛,红得就像……小萝卜。”




小萝卜是研究所里养的白兔之一,易烊千玺自己的实验需要用上兔子,来了之后就自告奋勇的照顾它们,还给每只兔子都取了名字。王俊凯曾经对小萝卜这个名字嗤之以鼻,现在从他的嘴里犹豫着说出这三个字,怎么想怎么好玩儿。


 




易烊千玺咧嘴笑了,笑得极开心,眼里一闪一闪全是旖旎的星光。




王俊凯松开眉,听他说:“没有哭,我只是对外面的梧桐絮过敏。”




王俊凯顿了顿,看了眼窗外,又看了眼还在笑的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开始做自己的事。




易烊千玺小声地模仿他刚才的语气:“小萝卜……”




王俊凯抬起头横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初来的时候那副乖巧的学生样肯定都是装的吧,王俊凯皱着眉想。


 




第二天易烊千玺微笑目视着王俊凯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王俊凯的神情极其不自然。产生这个认知以后,易烊千玺于是更加频繁挑衅的向他进行注目礼,最后王俊凯终于忍不可忍,扔老鼠似的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扔给易烊千玺。


 


小塑料瓶撞击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后在地上滚动着,直到被易烊千玺捡起来。




是个小药瓶,易烊千玺转动瓶身一看,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抗组胺类药物。




“给我买的?”易烊千玺拿着药瓶,问。




易烊千玺并没有笑了,事实当然不是因为他不开心,而是因为他实在有些反应不过来。人一生要爱好多个人,父母、伴侣、朋友,甚至是买来的宠物,但最爱永远都是自己。最爱自己的易烊千玺从没有觉得对梧桐絮过敏是一件多严重的事,而王俊凯在刚知道他过敏之后就给他买了药。




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情感方面存在基因缺陷的人会做出来的事。




存在基因缺陷的阿斯伯格此时正皱着眉,在他的记忆认知里,笑代表开心,哭代表难过。收到药的易烊千玺并没有笑,表示他不喜欢他的这个行为。




昨天下班远远看见药店的时候王俊凯就开始心神不定,他的脑子里无故闪现着易烊千玺眼结膜通红的样子。陌生的不舒服感在车经过药店之后愈加严重,最后他深吸口气,把手表解下塞进车载抽屉里,绕了一条路回了药店。




王俊凯烦躁地拿起咖啡杯,没有说话,甚至对自己有些生气。




易烊千玺很快意会,他把药瓶揣紧,笑得真心实意,语气里就能听出他的欢快:“我太开心了!”他当着王俊凯的面,把药瓶放到嘴边大声地亲了一口,发出“啵”的声音:“好感动,谢谢你,Karry哥……哥。”




王俊凯并不能理解“感动”这种复杂的情绪,但好歹他能够熟记这两个字的字面意思,他的烦躁感有所缓解,接着在听见Karry哥哥这个称呼之后喷出了嘴里的咖啡。




所有人都可以作证,王俊凯从不曾在没有基因的影响下有过如此失态的表现。




易烊千玺赶紧把药揣进兜里给他抽纸巾,之后躲在一边捧腹大笑。




好在咖啡并没有弄到王俊凯的衣服上,不然他一定会一整天烦躁不安。




当初来的时候那个乖巧的学生样肯定是装的,王俊凯终于盖棺定论。


 




“Karry哥哥。”易烊千玺笑够了,坏心眼的又喊了一句,同时观察着王俊凯的反应。其实易烊千玺喊的并不腻,他的声线偏低,喊到哥哥这两个字的时候音调上挑,王俊凯隐约能从这里面听出人们不常在他身上表现的态度。




王俊凯想了很久,终于抬起头,想到一个恰当的词语。




“不要调戏我。”这个规矩平整如白纸一般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




易烊千玺彻底松了口气,因为王俊凯并没有对这个称呼产生什么不适的反应。他一边笑一边纠正王俊凯“这不是调戏。”他说话的时候头轻微晃动,右额顶上的一撮呆毛也跟着一摇一摆。




这不是调戏,可这是什么易烊千玺又想不出来,最后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俊凯并不能理解到“你开心就好”这个层次,他的手指动了动,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在肆意泛滥——想把他眼睛里的星星摘出来,想戳一戳他嘴角晃眼的梨涡,想摸摸他头顶上的那一撮头发。




这想法不算陌生,在面对小萝卜的时候经常出现。显而易见易烊千玺并不是兔子,他充其量只是在过敏的时候眼睛有些发红,但他不是兔子,也不是猫不是狗。




王俊凯不明白为什么会在易烊千玺的身上找到这种感觉,于是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易烊千玺和小兔小猫小狗一样,不熟的时候小心翼翼,熟了之后在他的小腿间钻来钻去,柔软的皮毛蹭着他的皮肤,努力爬到他的肩上,肉垫似的小爪子甚至妄想挠进他的心里。至于心里被挠得痒痒的感觉究竟是什么,王俊凯不懂也没有想过去懂。人跟动物不一样,王俊凯掌控不了。他抿着嘴低下头做自己的事,不想再看这个狡黠地闯进阿斯伯格的世界,轻描淡写就打破他生活节奏的男生。


 






易烊千玺从前背过一首诗,这首诗太出名了。诗人说: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窗外就是四月天,阳光正好,半上午微风更甚,和着从高大挺拔的梧桐树干上飘落下来的梧桐絮,成为了诗人口中的爱与希望。易烊千玺捏紧了口袋里的抗过敏药,鼻眼还有些红,心里却已经对四月天抗了敏。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低头认真做事的王俊凯,突然醍醐灌顶——他仿佛正历经着诗人笔下的四月天。这感觉只在一瞬间,不超过三秒,可这也够了——易烊千玺不是阿斯伯格。




易烊千玺不是阿斯伯格,一个没有任何基因缺陷的成年人,能准确的捕捉到一闪而逝的感情。


 




易烊千玺抓了抓头发,突然间有些惊慌失措,他连招呼也没打,开门离开王俊凯往饲养室的方向走。




饲养室在这楼的尽头,易烊千玺的脚步越来越快,心也跳的越来越快。在安静的研究所走廊里,他听见了自己心跳声,“咚咚咚”地,一下又一下。


 




兔子们安静地待在笼子里,易烊千玺饲养它们的时间够长了,彼此都已经熟识。见他来了,蹦着跳着蹭到笼边。




易烊千玺打开门,将小萝卜抱了出来。




小萝卜终究是要死的,或许就是为了他的论文。等到那个时候,他也要离开王俊凯。




王俊凯或许不会喜欢他,他根本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易烊千玺一想到他简单的感情神经,想到他孤单落寞永远自我的走在人世间,就觉得心酸。




即使是基因缺陷,王俊凯也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只是他一身规整表情淡漠的站在那里,就足够把身边的人吓跑。




易烊千玺不知道过去有没有如同他一样小心翼翼试探王俊凯底线的人。如果有,那个人也会发现,王俊凯并没有那么强大,只要一点点包容甚至同情,就足以待在他身边。




如果没有——




易烊千玺蹲在地上,小萝卜红眼睛闪着乖巧地看着他。易烊千玺从里面看见的是王俊凯勾着嘴角,温柔抚过小兔子的样子。




如果没有,易烊千玺想要做他的小兔子,不用同情可怜,用爱和希望,做天生适合他的灵魂。


 


 






易烊千玺豁然开朗。他几乎只用了十秒,把小萝卜重新放回笼子里,拔腿从走廊的尽头又回到实验室。




同样的一段路,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易烊千玺推开门的时候微微喘气,王俊凯抬起头,见他又回来了,表情难得严肃地站在门口不进来,才皱着眉问:“怎么了?”




“我……”




看见他的脸,易烊千玺顿时像一只被针戳破了的气球,满肚子的勇气从针孔里争先恐地、哧哧地离开。




易烊千玺实在没有把握,他不知道他这四个字说出来会不会让王俊凯疑惑、害怕,甚至失控。王俊凯每天是会服药的,阿斯伯格没有对症的药物治疗方法,他吃的是精神类药物,起镇定的作用。




喜欢应该是充满希望的,易烊千玺不能确定这是一个恰当的时机,如果他让王俊凯失控甚至需要服药,那他的喜欢将会变得毫无意义,易烊千玺不敢做此冒险。




于是他深吸口气恢复平常,歪着头整理表情,然后继续调笑:“我刚去看了小萝卜,它说它想你了。”




“……”




王俊凯又愤愤地低下了头。


 








四月就在这样的胶着中飞逝。




研究所放假,易烊千玺躺在宿舍床上百无聊赖的刷朋友圈。在他的社会交往中,朋友圈里分为三种人——一种是做微商一个小时发一条广告的,一种是整天晒自拍晒美食晒健身的,还有一种是鸡汤达人求十二个月每月宠着他的。




认识王俊凯之后,易烊千玺的朋友圈里有了例外。




王俊凯当然也用微信,他的主页全是对自然科学的探讨、对生物分子的分析……诸如此类易烊千玺看到就会昏昏欲睡的话题。




即使这样,易烊千玺还是留在他的主页,前后翻着,一个人在宿舍里笑出声。




按照他的了解,假日上午的九点四十王俊凯应该跑完步吃完早餐,坐在沙发上看他感兴趣的书籍或者纪录片。






此时不撩更待何时。易烊千玺点进与王俊凯的聊天界面,将刚刚从鸡汤达人那里保存一张图片发给他,配字“希望五月对你好一点儿。”




发完之后易烊千玺痴笑着躺好等回复,可能要等一会儿,易烊千玺完全了解,王俊凯绝对要等到那本书看完或者纪录片结束,才会拿起手机看微信消息。




没想到过一会儿提示音就响了。




“岁月从来不曾辜负任何人”




“哈哈哈哈”情人眼里出西施,易烊千玺打心底里觉得三十岁一本正经的男人可爱到家。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时间一长,王俊凯已经可以准确分析出这种话从易烊千玺的嘴里出来的涵义——他抛出梗的时候通常是不需要回应的,如果回应了,他会说“你说的都对”,“你开心就好”诸如此类的话。而这时候易烊千玺已经达到了——调戏他的目的。且乐此不疲。


 




易烊千玺笑够了,开始没话找话:“哥,你在干什么?”




王俊凯回的是语音,事实上他已经拿好车钥匙去车库取车了。易烊千玺听见他说:“准备去接你。”




“接我??”易烊千玺甚至都等不及微信语音的准备时间,匆匆喊着:“接我去约会吗?!”




王俊凯没回了。




撩过头了……易烊千玺又按着话筒键,刚要插科打诨说开玩笑的,页面一闪闪着来电的显示。




天呐!总不是亲自打电话来约他的吧!




熟悉的声线经过手机的过滤稍微有些偏差,但还是足以令易烊千玺兴奋,他几乎从床上蹦起,大呼:“喂?!”




王俊凯将手机稍稍离远一点,过了会儿才又移到耳边。




“我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到,你收拾收拾在学校门口等我。”




易烊千玺有些紧张地握紧话筒,如果不是知道王俊凯是阿斯伯格,他几乎就要确定他在邀他约会。




而且如此帅气、霸道、雷厉风行。




“干,干什么?”




“中午去教授家吃饭,带你一起,他交待的。”




“……”




好吧。




不过低落只在一瞬,易烊千玺很快满血复活,留在研究所里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正愁节假日不能与王俊凯交流感情,没想到从天砸下一个好机会。




有空真要把教授供起来好好拜拜,易烊千玺乐滋滋的想。


 






之所以要这么早来接易烊千玺,是因为王俊凯要拎他去菜市场。在研究所里整天穿着白大褂,易烊千玺好不容易裹了一身新衣服见人,却只能站在白菜摊前欲哭无泪。




王俊凯乐于跟一切不是人类的物种打交道,他挑选白菜时间之久,久到易烊千玺怀疑他们在进行精神交流。




他似乎可以听见王俊凯问:你们哪个好吃一点?




白菜A答指着旁边的白菜B答:他他他!




白菜B赶紧辩解:不不不不是我!




易烊千玺笑出了声。






王俊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明明白白透露着你很傻这三个字,才把手上的两颗白菜交给老板称重。






易烊千玺则在王俊凯挑选下一个菜的时候买了几样水果,打算作为“贡品”进献给王教授。








王教授喊侄子与学生来家里吃饭,根本打得就是不想做饭的主意,因为王俊凯拎着菜到了之后,招呼都没打就自觉进了厨房。而王教授什么都不管,半躺在沙发上乐呵呵地看综艺节目。




如此惬意舒适,易烊千玺都有些不好意思跟他讨论论文的事。




他只好蹦哒着去了厨房。




王俊凯做饭有自己的一套,他尤其不喜欢有人在旁边盯着,比如易烊千玺。然而易烊千玺一如既往的脸皮厚,并且一再说明自己对做饭非常感兴趣,怎么赶都赶不走。




王俊凯从皱着眉头到无视他的叨叨叨完成了午餐的制作。






怎么说,这顿饭最大的受益者无疑都是易烊千玺。




他在非工作时间见到了王俊凯,并且吃上了他亲手做的午餐,而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不知道是从哪个话题说起来的,好像是易烊千玺随口说了句王俊凯很帅,王教授就笑笑说:“他也是这么评价你的。”




“啊?”易烊千玺正嚼着一块鸡肉,闻言张开嘴没有动作。




“吞下去。”王俊凯看他一眼说。




“哦”


 








王教授五十多岁,他一派学术范,严肃起来的时候气质跟王俊凯很相像。毕竟是亲叔侄,易烊千玺在两人的眉眼处能隐约看见对方的影子。




王俊凯算是叔叔带大的,那时候王父王母离婚,两位知识分子可能是因为平常压抑的太狠,离婚的时候彻底爆发,谁也不肯退一步,闹得双方精疲力竭,指着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儿子大骂冷血动物。




那时候王俊凯还不到十岁,他还会笨拙地靠近其他小朋友,试图建立亲密关系。等到他伤痕累累回到家,却发现连父母都不想要他。


 


是王教授赶到他们家骂了大哥大嫂一顿,并且带走了王俊凯。


 


后来王父王母各自再婚,又各自生子,时隔多年觉得对不起大儿子,于是回来道歉忏悔。那时候王俊凯已经长大了,事实上他在十岁的时候就将自己的世界完全封锁住,没有人进得去,包括他的父母。




易烊千玺将鸡肉嚼巴嚼巴咽下去,听见教授说:“我给Karry看过你的照片,他同意了我才让你去研究所的。”




教授提高音量,看了王俊凯一眼,见他没有反应,玩笑着说:“我从来不知道我的侄子还是个看脸的人。他见你照片的第一眼,就说你长得好看。”




就是这个莫大的惊喜!易烊千玺眨着眼睛,头歪向王俊凯的方向:“真的吗哥?”他有些紧张,因为这是不是说明王俊凯原本对他有些好感,不管怎么说,至少对他那张脸有好感。




王俊凯一直是饭桌上最安静的那个人,他难得没有嫌弃易烊千玺的聒噪。他抬起头,轻飘飘地瞟了易烊千玺一眼,又坦荡地说道:“这是事实。”




他确实长得好看,也确实是王俊凯唯一一个同意让他跟着做实验的人。




易烊千玺的心脏微微颤着,电流经身流过,先是一小股,后来慢慢加大,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连指尖、脚趾都颤动着。他几乎就脱口而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还好饭桌上有其他人,他勉强止住了这个想法。


 


易烊千玺咬着筷子规规矩矩闭嘴吃饭,再不主动没话找话,生怕一张嘴就泄露出了自己全部的心思。




王教授本来把易烊千玺叫来活跃气氛,此刻话唠似的人不开口说话,饭桌上就像从前叔侄两相顾无言时一样。教授觉得极没意思,匆匆扒完饭继续回客厅看电视,留两个小的自己玩儿。




易烊千玺注视着教授走出餐厅,忍不住将教授在心里的神位又提了几个档。




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易烊千玺偷偷瞄着王俊凯想。




静了一会儿,王俊凯终于停下筷子皱着眉问:“想说什么?”




易烊千玺诧异不已:“你看得出来我有话要说?”




“你能安静下来,很难。”王俊凯一针见血。




“……好吧。”




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或许就是最好的时机。易烊千玺开始紧张,支支吾吾的:“你应该不会想听我说的话。”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以为是刚才吃饭的时候让他闭嘴导致他有这样的想法,于是抿了抿嘴,语气柔软了一点说道:“没有,你想说就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易烊千玺的脑子里瞬间蹦出这八个大字,他深吸一口气,眼神撞进王俊凯的眼睛里,声音有些颤,但好歹没怂:“我……我喜欢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易烊千玺能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温降到冰点,他看见王俊凯的眉登时拧成了一个川字,满眼的不置信,自己却莫名的冷静了一点,追加了一句说道:“真的,很久了,能确定。”


 




王俊凯从桌边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易烊千玺,声音仿佛一把寒冰剑:“你疯了吗?”




“我没疯,”易烊千玺也赶紧站起来,客厅里电视机的声音不时传过来,易烊千玺压低声音,生怕教授听见,更怕王俊凯出事:“你别着急……”




王俊凯闭上眼睛,右手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复又目光凌厉地看着易烊千玺。




“你……对男人反感吗?比如我”易烊千玺小心翼翼的问。




事实上对于王俊凯来说,男女都没有差别。他看着眼前的人,面色沉重,心有意外,手里的刀子却是狠狠刺向自己:“你不该喜欢我,我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喜欢,我无法回应你。”




易烊千玺挫败地抓了抓头发,一时间没有说话。






王俊凯心里的烦躁感有增无减,随之增加的还有看见易烊千玺蔫下来之后的不舒服感,以及对自己所生的闷气。




这股闷气,如果王俊凯不是阿斯伯格的话,他会明白那是对于自己不能回应、对于让面前的人眼眶泛红的惩罚。




但事实是他并不知道。


 






王俊凯的反应在易烊千玺的预想里算得上是好的,他缓了一会儿,将自己心里乱七八糟的矫情想法塞到不知名角落,重新厚起脸皮。




“如果我说我不在乎你喜不喜欢我,我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你愿意吗?”




王俊凯手握成拳,周身散发着“你怎么能这么想”的气息。




易烊千玺又笑得没心没肺的:“你不愿意,因为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会耽误我。”




耽误这个词实在是用的极端,但它恰好击中了王俊凯的内心,王俊凯扯了扯嘴角:“那又怎样?”




“你很在意我。”易烊千玺朝他走近,手掌触到他的肩,温热柔软的触感从一个人的手心传到另一个人的身体。




“那又怎样?”王俊凯几近爆发,他抓住易烊千玺的手腕,抬高音量,咄咄逼人:“在意并不是喜欢!”




“喜欢没有那么难的,”易烊千玺任他抓着,并不打算退步:“一点在意,一点想念,一点依赖,或者还有吃醋和满足感……这一点点一点点加在一起就是喜欢。”




他轻声说:“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的,我不怕,你也不能怕啊。”




王俊凯无力地放开了他。










 


离开教授家的时间并没有一如从前,王俊凯心神不宁,甚至忘了这回事。






王俊凯的车里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物件,连挂饰也没有。来时与现在的氛围差了太多,易烊千玺坐在副驾驶座上,看了王俊凯一眼又一眼,故作轻松的缓解气氛:“你觉得我哪里长得好看啊?”




王俊凯转头扫了一眼他的嘴角。




“这里啊……”易烊千玺心领神会的摸了摸梨涡,歪着头笑,却看见王俊凯摇摇头,顿了一会儿才说:“除了那里。”




“嗯??”易烊千玺满是诧异,目光灼灼,却没有得到回应。




王俊凯开着车,双手灵活的在方向盘上转着,没有说话。




该怎么说呢,说一看见他笑就有股莫名其妙的、无法掌控的、强烈的占有感吗?




易烊千玺靠着背椅上,双手盖住自己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那如果有天一点想念和一点依赖都加上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好吗?”


 


直到车子开到学校,易烊千玺拉开车门,才听见王俊凯说:“好。”


 








四月的梧桐雨彻底从这个城市消失了,枝头取而代之的是一簇一簇少女脸大小般的绿叶。柳树的飘絮开始登场,过敏源依旧不曾离开。




但易烊千玺不再去研究所了。




小萝卜做了牺牲,易烊千玺的最后一次实验终于狠心用了这只兔子,最后的麻醉也是他自己注射进去,看着它死的。




王俊凯难得的待在他身边陪了他一会儿,甚至笨拙地摸了摸他的头。




但直到易烊千玺拿着各种数据跟各位老师告别之后,王俊凯也还是没有对那句喜欢做出什么回应。


 


 






回学校开始真正的忙了起来。实验数据到手,论文要尽快完善,易烊千玺在毕业论文上是花了大心思的,指导老师又是王教授,自然更想尽善尽美。再接下来要准备答辩、着手递简历、甚至准备毕业。




易烊千玺忙得灰头土脸,差不多见天住在图书馆,先前说好的会再去研究所看王俊凯也没有实现,偶尔只给他发发微信问声好,没空细聊。


 




王俊凯依旧待在一楼的实验室里,显微镜里的生物还是很美,研究所也永远不缺实验对象,饲养室里会有第二个小萝卜。




但王俊凯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易烊千玺说好要来的前一晚,他无法在十点半入睡,他躺在床上,想起那个男孩的样子,内心泛起一股不可言说的,微微期盼的感觉。




他说不来的时候,他一整天都烦躁不安。他甚至忍不住想,为什么他要这么忙,为什么他不能永远待在研究所,为什么不能永远待在……他的身边。


 




研究所距离D大直线距离两条街,实际车程五条街。如果坐地铁,掐去前后等候的时间,在这一段路线上需要花费十八分钟。如果开车,没有堵车的情况,从研究所的停车位到D大南门口,需要花费二十三分钟。




度过这二十三分钟,王俊凯终于见到了十一天不曾见过面的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正从图书馆里走出来,他笑着依旧晃眼,王俊凯就站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下,起初眼里只看得见他一个,看他笑,心里满满当当的,十几天的烦躁感烟消云散。




他勾着嘴角,从口袋里抽出手机,准备给那个男生打电话。直到他看见联系页面上的那个人并没有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而是微屈着脊柱笑容灿烂地接过旁边女生手上的笔记本电脑。




很自然,很亲昵。




电话已经通了,王俊凯的声线已经开始颤抖,他重重地低下头,执拗的不再多看一眼。






易烊千玺很开心,他一只手抱着电脑,一只手接起手机:“哥?”




没人说话,只听见电话那头粗重的呼吸声,易烊千玺很快意识到王俊凯可能出了什么事,于是他立马收了微笑,一边担心一边又不能允许自己慌乱。




“哥,你别着急,深呼吸……你在研究所吗?Lily师姐在不在你身边?”




易烊千玺开始起了赶去研究所的念头。




王俊凯的双手也有些颤抖,他听话深呼吸了几次,才终于声音沙哑着开了口:“……让她走。”




“谁?”易烊千玺愣住了:“Lily?”




王俊凯拼命咬着嘴唇,疼痛感使他暂时恢复了一些镇定,他再次重复:“你过来,让她走。”


 


易烊千玺突然福至心灵,他握着手机猛然开始扫视着周围,直到他看见那棵梧桐树下低头勾背恨不得把自己蜷成一团的那个男人,心脏像是被重雷敲了一下,将手上的电脑扔给旁边的女生,毫无迟疑的朝他跑过去。


 




王俊凯浑身都有些哆嗦,手无力地垂着,易烊千玺心疼的抱住他,才发觉他穿着衬衫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怎么会这么严重。




易烊千玺摸过他身上所有的口袋,没有发现他常备的药,“药呢?”他双手禁锢住王俊凯的头,迫使他与自己对视,慌忙问:“药在哪里?”




王俊凯的眼睛很红,即使易烊千玺知道那是生理性的,他也还是止不住的难过,“没带药也没关系,”他闭了闭眼睛,轻声说,“我就在这里,你不用怕。”


 




王俊凯的眼里只有他,只看得见他。




他终于冷静了一点点,那突然失控的神经得到安抚,没有继续暴躁下去。王俊凯紧紧抓着易烊千玺的肩膀,再三确定他就在自己的面前。




“一点想念,一点依赖,都有了,可是还有一点嫉妒,我嫉妒她站在你身边。”王俊凯的声线还有些抖,带着些小心翼翼与不自信,“你还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




易烊千玺红着眼眶,大声说。






如果一个阿斯伯格抛去了自我认同的意识,就相当于亲自摧毁了自己筑起的坚硬堡垒。易烊千玺终于等到这一日的时候,除了热泪盈眶的感动,还有漫无边际的心酸。






医学理论说,阿斯伯格出现的概率是万分之七,王俊凯不幸的成为了那0.00007当中的一个。但还好他幸运的找到了,那60亿人当中,天生合适他的灵魂。


















——  END


*天生适合他的灵魂——来自杜拉斯的“我遇见你,我记得你  这座城市适合恋爱,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你尚未出现时,我的生命平静,轩昂阔步行走,动辄料事如神。如今惶乱,怯懦,像冰融的春水,一流就流向你,又不知你在何处。——来自木心


*AS的临床表现以医学资料为准,bug是我的


*祝找到你的Soulmate



评论

热度(1727)

  1. GEWENJIA495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鹤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
  3. 大雯儿森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