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

只怕看不够你

幺儿

我爱你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1.不要上升真人不然我会和你急


 


2.一发完结,大哥的另外一个视角,留一个链接


 


大哥(上)


 


大哥(下)


 


3.看完还是不要打我


 


4.有人提醒我加一个BE慎入,抱歉之前说的不够清楚




 




 


在重庆方言里,幺儿最初就是指家里最小最宠爱的儿子。


 


后来词意有了一些变化,几乎能代表各种爱称,无论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或是兄弟之间,爱人之间的。


 


简单说来,大约就是宝贝的意思吧。


 




1.


 


TFBOYS组合成军第10年的时候,王俊凯正好也迎来了自己的25岁。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最大的事情当然是十年之约已满,四叶草普天同庆,澄海一片接着一片。


 


演唱会开完之后公司给他们放了一个小假,王俊凯自己去了一趟冰岛,那是他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国家,之前虽然也去过但行程总是太匆忙,这次待足了一个月玩的倒是很尽兴。


 


从冰岛回到重庆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份了,飞机刚落了地他就接到了王源的电话,说是约他晚上出来吃饭。


 


当时王俊凯皱了皱眉头,直觉有什么事情不太对。


 


他的这两个弟弟,说来其实特别有意思。


 


王源是看起来没心没肺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事情都看的无比清楚,关于自己要做什么路要怎么走大概从出道开始就已经想的明明白白。


 


而另一个幺弟却是完全相反的,看起来又高冷又聪明,其实个性软萌软萌的,且越长大越不靠谱,就是所谓射手座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典型,说话做事全凭感觉,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趋势开始愈演愈烈。


 


王俊凯忍不住捏了捏眉心,心说王源最有分寸的一个人,这都不让自己倒个时差休息一下马上要出来见面,估计不会是小事情。


 


当晚两人约在一家日本餐厅见面,队长飞了十个小时脑袋都在疼,按着太阳穴问他:“怎么了?”


 


王源难得的没有和他嘻嘻哈哈的,先是伸手拿起清酒的瓶子给他倒了一杯。


 


“我觉得猴子可能近期有情况。”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王源悄悄的抬眼看他:“他可能要谈恋爱了。”


 


......


 


下一秒,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愣住了。


 


之后的半分钟,他先是面无表情的坐了一会,然后嘴巴开始微微动了动却也没有说出什么,这期间右手抬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抬起,往复了大概三次才最终指尖还是碰倒了那个小酒杯。


 


“原来你今天是打算陪我喝酒啊。”


 


叹了一口气,他扯了扯嘴角总算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来:“那你好歹找个酒吧啊,在日本餐馆我能喝个屁。”


 


王源轻咳了一声吸了吸鼻子,心说你才懂个屁,选这里我就是怕你喝太多了,我懒得扛你回去。


 




晚些哥俩随便吃了几口寿司,一直断断续续的聊。


 


“哪家姑娘,我认识吗?”


 


“那个青年演员XXX,之前演过XXXX的那个,前几天臭小子跟我说有点感觉,可能会谈,不过后来我也没问了。”


 


“演员?”王俊凯放下筷子:“别是指着他炒绯闻的,他一天到晚傻乎乎的你得提醒他一下。”


 


王源咬着筷子笑:“得,我去提醒,反正从小我就是干这个的。”


 


王俊凯从他二弟嘴巴里听出各种意味深长,于是懒得啰嗦干脆直接抄起旁边的一双筷子就扔了过去。


 


其实他也不想的。


 


只是和易烊千玺沟通这件事情,好像对于他王俊凯来说一直都比较难。


 


他们相识在一个很尴尬的时期,那个时候两个人对对方都有种莫名的敌意,易烊千玺大概是觉得除了自己其他谁也靠不住,而王俊凯大概是觉得凭什么一个刚来的小孩突然就要我认他当弟弟。


 


哈罗?


 


我和你很熟吗?


 


那一年他也不过十四岁,半大不小的年纪,别的少年那个时候正是青春期整天只知道跟父母捣乱,而王俊凯却已经被公司高层叫到办公室去展开关于“如何做好一个队长以及大哥”的谈话了。


 


“你比王源大,也比千玺大,还是TFB的队长,”大人说话的时候甚至谈不上循循善诱,直接就是板板钉钉下命令的节奏:“做大哥就要有大哥的样子,你要带着他们,护着他们。他们访谈说不出话来,你要接上;他们唱歌的时候如果忘词,你也要接上;他们要是面对前辈害羞不敢打招呼,你也要在他们身后把该说的话都说完。”


 


王俊凯脑袋耷拉着看着水泥地板,手背在身后慢慢拽成了拳头。


 


“总之你记住,你是队长,你总要走在最前面。”


 


王小队长表示,道理他都懂。


 


但实操起来真的没有这么简单。


 


其中一个还好说,那时候的王源虽然还不够成熟,但好歹因为和自己一路走过来还算是很有默契的,因此哪怕两人节目里说的话都挺蠢,哪怕念着网剧的台词双方都有些羞耻,但是靠着对彼此的依赖和信任还是一步步的走过来了,所以说当哥哥这件事情在王源身上就是顺理成章,毫无障碍。


 


可是在最小的幺弟易烊千玺身上,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十三岁的易烊千玺在王俊凯的印象里面,简直就是他生平遇到的第一块超级难啃的骨头。


 


王俊凯承认自己在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好的印象,那小孩又黑又冲,说话也不友好软萌,老师让他唱一首歌半天也唱不出来,整个练习室里满满的都是尴尬。


 


而且他还不服软,你不理他吧,他也不理你;你不和他说话,他就自己玩手机;王俊凯到现在都记得拍摄HEART的MV的时候,在游泳池旁边三个小孩在一起打闹,他从头到尾追着王源始终也没有去注意千玺,哪怕对方水枪里的水呲溜溜的喷过来弄了他一脸,他还是习惯性的朝王源扑过去....当时易老幺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后来当他掉进了游泳池,两个哥哥都趴在泳池边上同时朝他伸出手的时候,易老幺越过他伸手抓住了王源的手。


 


他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上了岸在原地跳了几步,甩甩头发,潇洒的很。


 


他既不表示亲近也不会服软,他甚至用一种几乎是挑衅的方式来回应你的疏离。


 


可明明王俊凯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仅仅就是他没办法和不够熟悉的人玩的太没心没肺而已。


 


王小队长觉得自己简直快气炸了。


 


可是,又不能不理他。


 


谁让自己是大哥呢?


 


谁让自己的介绍在官网上挂的是TFB的队长呢?


 


所以,他只能去嘱咐王源。


 


“你打个电话问问千玺到了没,活动要开始了,你去催一催。”


 


“你问问他吃饭了没,下了飞机直接就过来参加活动会不会没吃饭?”


 


“你去找千玺对一下台本,还有让他采访的时候要多说话别走神。”


 


“他今天录节目的时候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他蹲在那里很难受的样子,你给他弄快湿帕子赶紧去看看。”


 


.......


 


交代到后面王俊凯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简直是又操心又不讨好,所以当所有的愤愤不平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总算还是炸了。


 


“他是觉得全世界就他易烊千玺最牛逼!队友都是拿来当屁放的吗?!”


 


“如果他什么都自己扛着,那老子组这个队来做什么?!”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王俊凯的拳头止不住的在公司阳台的栏杆上捶了一下,皮肤和骨头瞬间传来了隐隐的钝痛,让少年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什么。


 


原来,小豆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自己心里面了。


 


就在他因为队长之责不得不留着一只眼睛看着这小子的时候,这样一个闷声不响,不说不笑不讨好倔强的像一块石头的怪小子;这个你不主动伸出手他就把手藏在身后,从来也不会去主动讨要什么的别扭小孩,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了。


 




王俊凯的心虽然不是保险柜,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出入的地方,他从不轻易放人进来。


 


关于这一点,他是真的执拗。


 


可是哪怕他在心上建了个弯弯绕绕的迷宫,哪怕他在心门上挂了好几把锁,他却还是拦不住易烊千玺。


 




2.


 


吃完了晚饭,王俊凯和王源告别打算回自己在重庆的公寓。


 


按理说其实应该去看看爸爸妈妈,但是突然没了心情只想一个人待一待。


 


大山城的路弯弯绕绕起起伏伏,他开着车一边抽烟一边听歌,单曲循环还是那一首周杰伦的《我不配》。


 


车窗开的大大的一个劲儿的灌风进来,吹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王俊凯记得自己第一次开玩笑叫易烊千玺老幺的时候,对方其实听的懵懵懂懂,那个时候易老幺和他稍微熟了一些,小孩儿开始学会从北京给他带特产;开始学会在他面前低着脑袋乖乖的喊一声“小凯”;开始学会活动的时候在他后面默默的跟紧尽量不掉队。


 


那一次他们是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也是头一回去这么大规模的活动领这么有重量的奖项,后台乱七八糟的都是些重量级的前辈,三个小孩站在中间战战兢兢的忙着点头哈腰打招呼,每一个人心里估计都在颤。于是难得的王源蔫耷耷的;易烊千玺就跟被点了穴似的瞪着眼睛傻乎乎的站着不动;而自己明明小腿也在打颤还得装着没心没肺的给他们打气。


 


“怕什么啊,我们是去领奖的,你们出息一点行不行。”


 


王源瞅了他一眼,想了想轻轻的问:“小凯,一会我说错话怎么办?”


 


“说错就说错呗,我帮你圆回来。”


 


“那我要是一会摔跤了呢?”


 


“那就爬起来。”


 


“....王俊凯。”


 


“又怎么了?!”


 


“我...紧张,我能去拿点吃的吗?”


 


“王二源!!”


 


两人差点就地打一架,王俊凯气喘吁吁安抚好这一个,然后转头去看另一个。


 


尼玛,眼睛怎么都有点呆滞了。


 


再一看,头发也中分了。


 


“你刘海怎么又劈叉了。”王俊凯靠近一步伸手帮他理了理刘海,两人当时靠的很近,他近距离看着小孩呆呆的脸上眼珠子总算随着他的动作转了转,最后停在了他的脸上。


 


王俊凯看着他那双浅褐色的眼睛,圆圆的湿漉漉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何就想起了某种动物,顿时心里的某一处突然就软的一塌糊涂。


 


于是他指尖轻柔的顺着易老幺的发丝滑过,轻轻的笑了。


 


“幺儿不怕,有大哥在。”


 


说错话了不用怕。


 


站错位置不用怕。


 


摔跤了也不用怕的。


 


放心。


 


我们又不是一个人。


 


那天他们在台上终归还是闹了笑话,易烊千玺对着话筒十分耿直的一句“谢谢叔叔阿姨的支持”被粉丝笑了将近十年,直到去年他们又去同一个颁奖典礼的时候易老幺还在被主持人调侃这件事。


 


不过那个时候的易老幺已经是娱乐圈是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前辈了,对于黑历史他耸耸肩大大方方的笑着,只是止不住肩膀轻轻朝王俊凯撞过来,于是两人对视一眼低头忍不住笑成一团。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彼此才能懂。


 


就像小时候录节目的时候他们比赛做鬼脸,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看谁先笑出来谁就输。


 


王俊凯每次和易烊千玺对决的时候输的最快,因为他知道对方的每一个表情都是有故事的。


 


要么是关于两人一起看过的搞笑视频,或是关于他们一起下载的恶搞表情包,于是王小队长一看他眉毛跳起来呲牙咧嘴的表情就会忍不住笑的整个人往后倒。


 


没办法,他想。


 


毕竟在这世上,有几个人能陪你认认真真的走十年?


 




 




3.


 


回到家,王俊凯迅速的洗了个澡然后把自己裹进了厚厚的鸭绒被子里面,湿漉漉的头发上水滴顺着发丝落下来,沾湿了枕头和床褥。


 


他靠在床头坐着,顺便伸手拧开了台灯,于是整个房间只剩下一团橘红色的光,他就着那点光点燃了一支烟。


 


脑袋疼的不行,眼皮都在打架,算上飞行时间他已经超过24个小时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可是不太敢睡。


 


因为不知道会梦见什么。


 


王俊凯在自己十六岁的某一个夏天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人大眼肤白长相甜美,隐隐约约的和他女神有六七分的相似,梦里面他倒也没做什么,就是感觉到姑娘皮肤的触感细腻温柔,同时全身燥热难耐,胸口有什么东西压着于是呼吸始终也不畅快,终于在床上辗转很久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弄脏了床单。


 


他那时候跳起来立刻冲进洗手间清洗,虽然心里很清楚的明白这是自然现象,但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


 


而少年人关于欲望的感知刚刚被唤醒的时候,是最不容易控制的。


 


渐渐的每隔一段时间他总会觉得燥热难捱,也慢慢学会了在没有人的时候自己解决问题,而另外一点,他还学会了去享受肌肤之亲的快感。


 


当然他不可能去找一个女朋友,他只是不明不白的发现了一个易烊千玺。


 


易老幺的皮肤,特别暖。


 


和自己微凉的皮肤感觉不同,那是一种很舒服很温暖的温度。


 


而十几年的舞龄,更是让易老幺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就像是一道精密的数学题一样,不多不少,形状美好,而且揉捏起来还有一种少年人特有的紧致感。


 


从那个时候开始,王俊凯就特别喜欢靠着他家老幺,喜欢伸手去抱他的肩膀,喜欢把头枕在他的肚子上,他甚至喜欢伸手去捏他大腿内侧的肌肉,感受少年在结实肌肉下面跳动的温度。


 


当然,如果易烊千玺像只小绵羊顺着他让他随心所欲,那他也就不是易烊千玺了。


 


易老幺一开始的策略是躲。


 


看见大哥笑嘻嘻的靠过来就跑,除非被壁咚到无处可逃基本上还是能给自己保一时安宁;等到后来他被王俊凯围追堵截到有些烦了,就顺水推舟干脆也开始动手动脚起来。


 


从此两人就开始在镜头前后追着对方又捏又掐,少年人有时候手劲收不好,于是那段时间身上常常会一不注意就是青青紫紫的。


 


有一回易烊千玺坐在宿舍沙发上看电视,大概是晚上练舞太累了于是哈欠一个接着一个,王俊凯坐在他旁边见他眼泪都从眼角挤了出来,手伸的直直的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突然就起了坏心眼。


 


他趁对方半梦半醒靠着沙发舒展身体的时候,突然就把手放在了对方的腰上。


 


全TF饭圈都知道,他们幺弟,最怕痒。


 


“啊!”


 


一声短促的叫声,易烊千玺全身弹了一下立刻下意识的缩成一团要躲。


 


“王俊凯你别闹!哈哈....你放开!“


 


老幺笑的止都止不住,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软软的腰在他手下不停的躲。


 


小队长也笑出了声,忍不住欺身而上把他圈在沙发一角更加猖狂的上下其手,只是当他的手在对方的腰侧又摸了几把之后却觉得有什么感觉不太对了。


 


眼前少年浅褐色的眼睛湿漉漉的,脸颊上露出一对梨涡,身子为了躲他已经弯成了一支弓,而老幺刚刚洗完澡发丝还散发出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是他最喜欢的薄荷香味。


 


王俊凯突然一愣,心下重重的一跳,手上瞬间便没了轻重。


 


“靠!”


 


身下的少年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你掐痛我了!”


 


“王俊凯你信不信我揍你啊!”


 


易老幺几乎是气急的掀开他跳了起来,然后扶着腰骂骂咧咧的走了。


 


剩下王俊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楞,想了许久才想清楚自己刚才到底想干什么。


 


不够了。


 


有些东西,如果只是碰一碰,摸一摸,好像已经不够了。


 


当天晚上他又做了乱七八糟的梦,和头一回一样在梦里他触碰到了温柔的皮肤感受到了难以纾解的燥热感受,然而当眼前迷迷糊糊如雾一般的东西被拨开之后,他却看见了一双浅褐色的眼睛。


 


然后,欲望就这样成型了。


 


而欲望一旦成型,便会开始积压;当积压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一旦飞起星星之火,大概就可以燎原。


 


最后当他终于一脚越过那条线,半哄半骗的把易烊千玺压在身下两人帮着对方发泄之后,他躺在床上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


 


他慌慌张张的想着要如何和对方一起把乱七八糟的感情捋的清楚一些,哪想到易老幺根本就不给他那个机会。


 


他直接说:“不要”。


 


听到那两个字之后王俊凯才真的明白过来。


 




 


原来他经历的,易烊千玺想必也经历过了。


 


原来他想过的,易烊千玺也未必没有想过。


 


原来他虽然年轻气盛,却不是对着谁都能患上肌肤饥渴症的;而反过来说,幺儿脾气本来也没那么好,也不是谁都可以趴在他身上上下其手掐的他腰上青青紫紫的。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为了对方把心里的底线一遍一遍的擦掉,再重新划上。


 


只是这一次,他把易烊千玺逼到悬崖边上了。


 


已经退无可退了。


 




 




4


 


王俊凯抽了大概十支香烟,抽到后来胃终于止不住的翻腾起来,忍不住去厕所把晚上吃的各种寿司清酒吐了个干干净净才回来又躺好,然后半睁着眼睛把手机拿了起来打算刷一下微博,却看见了一条未读微信,是王源两个小时之前发的。


 


——到家了吗?


 


王俊凯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慢慢的打字。


 


——到了。


 


接着他刚要顺手把手机丢出去,却发现王源居然秒回了。


 


——你敢不敢回的再晚一点


 


——我刚刚才看见,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等你回复我啊,我怕你想不开精神崩溃了


 


王俊凯刚觉得心里有一丝宽慰,结果就看见他二弟又补了一句。


 


——下周还有新专发布呢,你要崩溃也得给我撑过那个时候啊


 


王俊凯:“......”


 


骂了一句神经病把手机丢开,伸手抱住头疼欲裂的脑袋,王俊凯咬着牙不情不愿的想,大概现在组合的主心骨已经不是自己,是王源了。


 


这个天蝎座的男人平时说的话十句有九句都是废话,不是聊吃的喝的就是和他耍贫嘴,但是最后的那一句话却总是能把他点的透透的,就跟做X光似的把你里里外外都看的清清楚楚。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那次“摔跤”之后有一段时间在镜头外都是不说话的。


 


两人走在机场里都会保持大概五米的距离,吃饭的时候中间一定要隔着工作人员,在休息区的时候一条两米长的沙发两人一人占一头,王源在中间躺平估计都没有问题。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起码半个月,王俊凯每天几乎是摄像机一关就垮下一张脸,然后默默的把口罩戴上一个人远远的走在前面,留着双猴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的什么都不想管。


 


这感觉简直就像回到了十四岁那年的重庆,他和易烊千玺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反正谁谁都有手机谁谁都有WIFI,谁谁都牛逼看看到底谁怕谁。


 


终于有一次活动完结束易烊千玺一个人回了北京,而王源和王俊凯一起回重庆,两人刚进了机场VIP厅,王源在门口伸手就把工作人员拦外面了。


 


“你们能在外面等等吗?我想和王俊凯聊聊。”


 


说完不等其他人有反应,把门一关脸色沉重的回头看着他们队长。


 


“王俊凯,你到底想怎样?”


 


王俊凯皱了皱眉表示没听懂:“我怎么了?”


 


“你这么逼他有意思吗?”


 


“我什么时候逼他了?”


 


“你现在就是在逼他!”


 


“卧槽王源你有病吧,是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什么都没说,你家老幺你还不知道吗?他从小什么事情喜欢讲出来?倒是你,你就跟我说实话吧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我在闹?”


 


王俊凯觉得简直一个大写的莫名其妙,忍不住的一股一股的火开始直往上冒,一连着好几个礼拜从易烊千玺那里遭遇的冷暴力此刻就像是熊熊火焰上的一把柴火和一桶油,于是整个立马就炸了。


 


“我在闹?!”他像只困兽一样开始在房间里绕了几圈,把脚边所有碍事的凳子和行李都被噼里啪啦的踹的老远:“王源你是看不见他的嘴脸吗?!”


 


“凭什么就是我的责任?!凭什么每一次都要我来低头哄人?!”


 


“我是欠他易烊千玺的吗?!凭什么总是要我让着他?!我也就比大他一岁而已!叫我一声哥我是不是活该受你们一辈子气啊!!”


 


声音渐渐失控,沙哑中带着隐隐的溃意。


 


“都特么的凭什么啊!!!”


 


.......


 


……


 


房间里安静许久。


 


王源看着眼前双眼发红,双手握着拳头弯着脊背几乎浑身发颤的王俊凯,感觉喉咙哽住了什么似的难受的很。


 


他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


 


“你明明知道,你让着他不是因为他叫你一声哥。”


 


.......


 


.......


 


“再说了,那王俊凯你到底想让他怎么样呢?”


 


你想让他怎么样呢?


 


你要让他将心里话都说出来吗?


 


你要让他拉着你的手站到公众面前吗?


 


你要让他伸手去扇他所有的粉丝一个耳光吗?


 


你要他开一个新闻发布会昭告天下所谓的正能量组合就是个笑话,其实从头到尾他们就是搞基组合吗?


 


你要让他站在聚光灯下面,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的刨开,然后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任由所有人往他泼脏水。


 


你舍得吗?


 


王俊凯红着眼睛瞪着这个陪他在娱乐圈走了最长时间的兄弟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VIP休息室外面助理都开始敲门提醒他们登机了,他才咬着后槽牙狠狠的吸了两口气终于渐渐的平复下来,身子也慢慢的不再颤抖的厉害,只见他缓缓抬手捂住嘴巴低笑一声,同时脸颊上有什么热热的液体滑落下来。


 


他听见自己说。


 


“我不舍得。”


 




怎么可能舍得。


 


那是他的幺儿。


 


是自己一手宠着长大的小孩。


 


他不应该承受那些。


 




 




5.


 


重庆的空气潮潮的将人围住几乎要透不过气来,王俊凯躺在床上缓缓的喘着气,突然想起了早些吃饭的时候王源问他的话。


 


“你觉着,猴子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王俊凯瞅他一眼没回答,但是自己心里其实还是默默的有一些隐隐的答案的。


 


首先最好不要是圈里的,夫妻两个人都混娱乐圈那不靠谱,回家连口热饭恐怕都吃不了;姑娘长相不能太差,家世还是要好,脾气要好还得心地善良;必须得喜欢小孩,不然千玺这种娃娃控肯定会很失望;家务倒是无所谓反正可以请人打扫,只要会做饭就好了,毕竟他们幺弟胃口一向是三人当中最好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必须是一个对他一心一意的人。


 


必须是一个很爱很爱他的人。


 


王俊凯想到这里,吸了吸鼻子,咳了两声,侧脸看了看公寓的窗外正是夜最深沉最黑的时候。


 


不过还好,天总是会亮的。


 


他最后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于是还是给王源打了个骚扰电话。


 


“喂,你也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


 


“....Karry男神你自己不能找吗?我这儿又不是婚介所。”


 


“我懒得找,而且我不喜欢圈内的,圈外的认识的少。”


 


“哦,那你要什么样的?”


 


王俊凯看着天花板揉着太阳穴:“随便吧,笑起来好看的,爱干净的。”


 


“废话,谁特么喜欢脏兮兮的啊。”


 


“......"


 


“行了我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不就是大幂幂吗?大眼睛小嘴唇,甜妞范儿,对吧,我寻摸寻摸。”


 


王俊凯嘿嘿笑了两声,两人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些有的没的他总算是觉得困了,于是缓缓闭上眼睛举着电话最后又念了一句。


 


“王源...当年你问我的问题,我想清楚了....”


 


这句话说完他哼了一声便沉沉的睡了过去,通话都来不及挂断,留王源在那边喂了半天内心简直日了一万只狗。


 


那天晚上,王俊凯还是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十五岁的易烊千玺,少年穿着红色的毛衣和白色的牛仔裤,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像个棒槌似的东西问他。


 


“王俊凯这是什么鬼?”


 


他答他:“玫瑰花啊。”


 


“你就吹吧,这明明就是个气球。”


 


“是是是,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你生日你最大。”


 


于是他们就冲着对方笑起来。


 


一个人晒出了两颗虎牙,一个人露出了一对梨涡。


 




 


.......


 


王源,你那时候问我,我到底想让他怎么样。


 


这个问题我现在想明白了。


 


我想让他家庭美满,儿孙满堂,一生幸福。


 




.......


 


因为,他是我的幺儿啊。


 




 




 


-END-


 




 


这个文,写的我心力交瘁。


 


写到中间自己都有点想哭。


 


反正我就希望地主家的三个傻儿子最后都能很幸福。


 




 


好了,周末甜起来。SWEET TEETH见。

评论

热度(2072)